当前位置:主页>原创天地>穿越玄幻>

山鬼

时间:2018-11-18 14:18来源: 作者:易安 点击:
  

“阿萝,你在哪里啊?你看得到我吗?”

曼萝听到深林里有人在唤她,循声而去,走进了一片山林。顷刻间,天地仿佛换了容颜,云雾缭绕中,曼萝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穿梭在昏暗的林间。林风将她身上缠绕的女萝高高扬起,仿佛在起舞着,却转瞬即逝,只留下淡淡的清香。

“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萝。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......”悲凄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里。抬眼望去,隐约可见山深林茂,浓雾层层,整座山都透着神秘的色彩,让人不由得心生向往之情,走近了方现那山脚环绕的汨汨溪流,阻挡了来人的脚步。歌声越来越近,曼萝眯着眼睛望着山林深处的方向,只见一老翁撑着竹竿驾着一竹筏从山林中缓缓划出,反复吟唱着小曲。

曼萝抑制不住内心的欣喜高声唤道:“老人家,可否载我一程?”

老翁闻声望去,见一个身着奇异服饰,容貌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子正站在溪流对岸,一脸欣喜的望着他,他将竹筏划到曼萝身前,道:“上来吧,年轻人。”

曼萝向老翁道过谢后赶忙踏上竹筏。老翁问道:“敢问姑娘从何而来呢?”

曼萝抱之尴尬一笑,她确实不知自己现在身处何地,也不知为何而来,她唯一清楚的是,这个地方于她来说虽是陌生但并不可怕。老翁见状也不再追问,便继续划着竹筏,吟唱着小曲:“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被石兰兮带杜衡...”悲怆的歌声绕着水流回旋,曼萝似乎看到了方才穿梭在林间的那个女子。她感到似曾相识,不由得问道:“老人家,这曲子唱的是什么?”

老翁依旧划着竹筏,大山兀地安静下来,空谷中回荡着曼萝清脆的声音,老翁答道:“这曲子啊,唱的是我们大山的神灵。”

“大山的神灵?”曼萝不由自主的轻声默念。

“对,这世间万物皆有灵。这山,自然也有灵,山之灵,唤作山鬼。山鬼千年,乃成山神,方可脱离俗世之苦。”老翁淡淡的说道。

曼萝心头莫名的一阵揪痛。“山鬼?莫非是那个为赴心上人之约,穿过幽暗无光的山林,走过险峻曲折的山路,带着满腔热情前去赴约的痴情女神?”

老翁轻叹一声说道:“是的,传说离这座山几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很早就有了,山鬼就居住在那里,守护着那里的山民们。直到有一天,山鬼与自己救下的一个年轻书生相爱了,人神相恋,本就有违天道。在一次暴乱中,书生下山去保卫自己的家园,并约定终有一天会去赴山鬼之约。山鬼盼啊盼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这天,山鬼骑着火红的赤豹,花狸猫紧随其后,手中拿着芳香的鲜花准备送给心爱的人,一路不停只为赴心上人的约会。为了这次约会,不论来路多么险阻她依旧满怀着热情的期望和喜悦。终于,她来到了约会的地点,可是未见到心上人。于是,她日日在此等待,夜夜翘首期盼,可书生终是未来赴约,而山鬼却因为这份执念,不肯成为山神,而被三生三世束缚在这座山中。”

曼萝感觉心脏深处传来阵阵疼痛却不知为何,她深吸一口气,在朦胧之中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披戴着青丝花环的女子。但无论她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看清女子的面容。她不禁生了个想法。

“老人家,那山鬼究竟长什么模样啊?”曼萝用俏皮的语气问道

老翁眯了眯眼道:“山鬼,虽名为鬼,却不是普通的鬼魅,她是自然的女儿,林中的精灵,是不在先列的女神。她终年游荡在茂密幽暗的山林中很难看清她的容颜,她神秘,飘渺,芳香迷人,有时化作山间的云雾,有时又变作黄昏的细雨,她的模样应是千变万化吧。”说完,老翁又开始吟唱:“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杳冥冥兮..."

曼萝看着竹筏逐渐划进大山,森森的密林将小竹筏层层笼罩,让她不禁心生寒意。她的脑海里不断地闪现着那个画面:“藤萝交错的崖边,一披戴青丝花环的女子,坐在赤豹上,怀中抱着幼小的花狸,远望着山外的世界。”分明很清晰的画面感,她却始终看不清主人公的脸。

突然胸口一阵剧痛,曼萝轻拍着胸口,老翁似乎看出来了,淡淡的说道:“山中有灵,初至者难免会有些许不适,注意身体,年轻人。”曼萝微微颔首,脸色苍白,眼眶中泛着晶亮的水珠,脑中不受控制的画面越来越多。

竹筏在山林中游行了很久,最终在半山腰停了下来,老翁停下竹竿,转头对曼萝说道:“我只能载你到这里了。”

曼萝神色恢复了几许,下了竹筏,同老翁道了别。转头向深山走去,这大山,不知不觉活了起来。百草泛着芳香,女萝缠绕而下,文狸在辛夷木间穿梭,猿猴在高处啼叫,风声阵阵,落木萧萧。曼萝就这样走着,仿佛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,轻车熟路。她的脑海中又浮现了无数的画面,都是关于那个女子,而她始终看不清女子的容颜。

曼萝在一个深邃的山洞前停了下来,洞口泛着赤焰的豹子亲昵的蹭着她,她俯下身子,温柔的摸了摸它柔软的毛发,便起身走进洞中,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,仿佛是来到了自己的家中。曼萝在洞中走着,明明四周一片漆黑,她却好像丝毫不受影响,脚步熟稔。

不知走了多久,曼萝眼前突然一亮,她终于看到了那个迷一样的女子。她慢慢走近女子,一步,两步,渐渐看清女子的面貌,吃惊的是那女子居然与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。忽然,曼萝的记忆好像被尘封了很久的困兽被放一样一涌而出,她听到了那夜的雷声阵阵,看到了那夜的蒙蒙阴雨,感受到了那红颜凋谢却未等到伊人的悲痛,也听到了自己那夜悲怆的呼喊:“雷填填兮雨冥冥,猨啾啾兮狖夜鸣。风飒飒兮木萧萧,思公子兮徒离忧。”

曼萝终于明白了,原来那一世她曾是一只痴情的山鬼,风姿绰约又情意深绵,芳香逶迤又执着天真的山鬼,那一世她将全部的情献给所爱的人...

“采三秀兮于山间,石磊磊兮葛蔓蔓。怨公子兮怅忘归,君思我兮不得闲。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,君思我兮然疑作。”老翁的歌声回荡在深山里,久久未曾消去,曼萝也跟随着这歌声找寻下山的路...

“叮铃铃...”闹钟又开始响了,距离上次响已经过去十分钟了?曼萝心里想着,十分钟好快啊。她不耐烦的按掉闹铃,再度缩进了被子里,冬天的寒冷徘徊在房子的四周。想到早上还有早课,曼萝不得不离开温暖的小床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却不小心触到了眼角的余泪,许是做了个感人的梦吧,她这样想着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分享到: 更多

娱乐世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