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原创天地>历史军事>

黄金甲,眉间砂

时间:2018-09-23 15:36来源: 作者:狐晓玥 点击:
  

血染金甲如虹,尸骨堆叠如峰

江东子弟如烛龙 顺风战奸雄

血气如潮涌

火神运筹帷幄,胜负尽在不言中

刀剑争锋

羽扇纶巾我成竹在胸

其疾如风

其徐如林

侵掠如火

魂断身如古松

一起一伏如天凤

血撒疆场燃金甲

最后一滴血

为你点绛眉间朱砂

赤壁,我预感设想着即来烟云弥漫整个赤壁,风飞沙,血染花,黄土葬英骸,折戟沉漫沙。我是周瑜,东吴的大都督,负手而立赤壁城垣上。曾经羽扇纶巾,焚香操琴谈笑间决胜千里,别人猜不透的是我内心城府,我布局筹谋着属于东吴未来。

我唯一自豪的地方是我有一个让枭雄垂涎的伊人,当然这也是我苦恼的地方。

江东,珠帘后,一曲琴声扬起,朦胧奏琴的伊人,随着琴音如梦,似幻,如幽。如一帘幽梦,一朵稚嫩的花骨朵问:“什么是未来?”凛冽的风回答道:“未来是自信的人特权,他们将未来握在手间,他们相信喜欢的人能陪在自己身边,哪怕未来又或者明天会因此堵上性命,也会去试一试,未来在他们帷幄布局中,但有时候他们只赌赢了开头,却不一定猜对了结局。这便是未来,很是捉摸不定。”

语落,风凛冽,一往无前。听罢,花摇曳,似懂非懂。

赤壁,我披着黄金铠甲,手持羽扇,站在高耸的城楼,只是我脸上再也没年少轻狂,我内心甚至有一丝害怕,是因为有人触碰到我的软肋,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代奸雄,挟天子以令诸侯,手握八十万雄兵,脚下强将如林。而长江自古天险,是我方的优势,也是唯一优势,很是让人头大,头大的想拿豆腐撞墙。赤壁这一战不可避免,关乎东吴存亡,也关乎我的她,虽然有一句至理名言叫要想生活过的去,身上就得带点绿,啊呸!我不是一个愿意屈服的人。在我撕碎了写着“铜雀春深锁二乔”纸张后,为了赢,我激上司孙权迎战,分析此战局势,只求允我一战;我鞭笞下属黄盖,手段狠辣,鞭鞭到肉,笞笞见血,只求苦肉以假乱真;我反间同僚蒋干,杀其水军大将,只求势均力敌。做完这一切,心里所想的是还不够,还不够,未来对上曹贼,还是太勉强。我屈身请教南阳的孔明,我们两各自在手心写了一个火,但我需要风向转变,他说他能借,我很是怀疑。

我需要东风,我太需要了,我神态如同疯魔,我身形如同风魔。

江东,琴音依旧,好似浮生如梦,凛冽的风向西面执拗的漂泊行走,娇嫩的花儿一路相随。这是花最好年纪,这也是风最温和季节。花翩若惊鸿对风道:“风,奴家此生为君妩媚。”风动若游龙对花瓣道:“花,小生此生为汝憔悴。”风有时候会好奇问花儿:“你为什么选我?”花儿总是很逗趣回答:“这个故事很长,需要我用一生去讲述,你愿意听吗?”

语落,风带着花,观大江南北。花伴随风,一生无悔。

赤壁,我羽扇横挥,刹那,箭镞燃着心中的向往,心中寄托,心中怒火。随着东风的助力,如秋后飞蝗,铺天盖地,连云掀海,此刻,曹贼的铁索连舟就像又丰满又肥硕,还捆扎好的稻穗。杀声起,烽火燃,在层层布计下,在卓越的演技下,只闻一声“杀!”曹贼八十万大军如同裂帛,应声而破,江东子弟何惧天下!一刀刀似蛟龙腾渊,一剑剑似猛虎出林。男儿忠骨浸黄沙,金戈铁马征天涯!身后是故园,沙场便是家!手持长缨撒热血,脚踏山河捍家园!醉卧沙场君莫笑,白骨堆积千年道!

我,无言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末,刀剑,聆听岁月洗礼。折戟,尘埋漫漫黄沙。

江东,此刻,琴弦急拨,琴音高涨,高潮迭起,风将花安置归处,随即起旋,转向,一改温文尔雅,他狂呼,他长啸,回荡属于他的战场,也是驰骋的修罗场,唯有一方倒下,安能言降?忽而,琴音急促,何来的不安?何来的心思缭乱?何来一道惊雷,心乱,曲扰,弦断。割破芊芊指尖渗着丝丝血红,一滴鲜红顺着手指尖滑落,拨弄面前七尾焦琴,不经意敲奏商音。

一曲琴声扬,谁奏别离殇?

赤壁,这场战赢得不易,血染红了江岸,我搭上自己,眼迷蒙,迷蒙间我回想到了从前。我平时喜欢弹琴,那种木纳的琴,我弹了许多年,它一直在身边,她也一直在身边。后来“曲有误,周郎顾。”现在乔琬就是我的琴,此时,她陪在我的身边,只是倾城的花容却没笑意,唯有斑驳泪珠,似丝丝,似依依,断断续续,却又如同池塘里荷花的根一般,藕断丝连,很是矛盾。这一刻我很想弹奏一曲,也是最后一曲,指尖缓缓伸出,却不料喉咙微痒,只觉一甜,忙不迭用手掌捂住嘴角,再次伸出手来,带着血污,我想抚琴,也想抚摸她的脸,却怕污了琴面,也怕坏了这一时倾城之颜,指尖轻轻勾起一丝血渍,缓缓点在琴间,也点在伊人眉间。

江东,浮生若梦,梦不觉,辗转千回,续前缘。千年后,古道,石桥边,柳树下,伊人容颜依旧。只是她不是乔琬,我也不是周公瑾,乱世烽烟在这个世纪停歇。她指尖在琴上拨弄,敲奏,很用心弹奏一曲,虽然初次相遇,却让我痴迷,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一般,同一时间彼此四目相望,此刻,冥冥中我们被命运系上的红线,牵引着彼此,以秒速五厘米靠近,时间是流动的,忽然凝结,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。

原来她在我心里留一件东西。

尾:如果江东枯了,还有一滴泪,是她刻意留在我心里。纵然轮回千年,只要她再起弹奏响琴律,风就会摇曳风铃再次唤醒这段千年的情话。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分享到: 更多

娱乐世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