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原创天地>职场社会>

推行“互联网+农业”,助力农业发展

时间:2018-11-18 14:52来源: 作者:周海波 点击:
  

四月,正是菠萝成熟的时候,曲界那片广袤的红土地上满是熟透诱人的菠萝,眼到之处尽是一片金黄灿烂,像极了金色神秘的海洋。菠萝本是曲界果农用以赚钱之物,可今年的大丰收却没有给他们带来喜悦,因为菠萝的产量太多,而且扎堆上市,导致菠萝价格出现“跳水”,有些品种甚至低于成本价。低于成本价的菠萝根本不值钱,非但没有赚钱反而还要亏损,意味着农民一年的辛苦心血全都付诸东流,甚至有可能血本无归。价贱伤农,有苦难言。针对曲界菠萝的滞销风波,我们一行人决定到实地进行调研,了解滞销跌价的相关情况。

在曲界调研时,我们发现当地种植菠萝的田地都是一块块规划开的,各家有各家的一亩三分地,而这一亩三分地则是在同在一个时段种植相同的产物,比如菠萝,所有的菠萝都是同时成熟,延续着数十年前的传统散户种植方式。这些同时成熟的菠萝无外乎两种销售方式,要么是靠散户采摘拿到交易市场上吆喝叫卖,要么是大面积收购。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,菠萝的生产阶段与销售阶段皆存在着隐患:传统种植过于分散,手段过于单一,成本与利润都得不到保障。所以说此次的菠萝滞销不应该简单把原因归于产量过多,而是多方因素的结果。二十多年才出现一次的贱价贱卖恰是一个契机,我们应该从这里找出阻碍菠萝产业发展的因素,并且明确菠萝产业的发展走向,并延伸至农业发展的范畴。

传统散户种植方式在数十年前无疑是最合适的,据了解,徐闻菠萝种植已有上百年的历史,有些村民家里从祖辈就已经开始种植菠萝,但时代发展至今,曲界已经发展为中国菠萝第一镇,有“菠萝的海”的美称,徐闻作为中国最大的菠萝生产基地,生产中国大约一半的菠萝,可以说徐闻菠萝已经成为湛江的一张王牌,在种种情况下,数十年前的散户生产模式并不是不好,只是已经不适应于现在,它已经阻碍了徐闻农业的发展。散户种植者每日早出晚归,面朝黄土背朝天,种下一株株相同的作物,守着一方田地鲜少有休息的时候,他们勤勤恳恳,辛辛苦苦。他们靠人,也靠天,如果不幸遇到恶劣天气,那作物产量骤减,品质不良,那他们的辛苦就只能得到一半的回报,甚至没有回报。这些明显在暴露着散户种植的弊端:过于依赖人力,人工成本高,农户墨守成规,种植作物单一,靠天吃饭等等。那么,在散户种植弊端出现的时候,农业种植方式应该有所改良,就菠萝而言,在未来菠萝应该实行大规模标准化种植。第一,大规模种植可以使用精准的农业机械设备而不必太过依赖人力,而且机械作业无论在速度还是准确度上都比人工作业好,例如大面积的翻土、除草、播种、浇水等,另外,机械作业还可节约人工成本,节约人力资源。第二,大规模种植可以更好地节约用地,免除不必要的空间浪费,提高土地利用率。第三,大规模种植可以更好地控制成本,革新技术,改良品种使得作物不单一,适应市场变化。大规模种植是大势所趋,只有大规模种植方式才更适合徐闻菠萝的发展,大规模种植才是农业生产方式的主导。

另外,手段过于单一也是导致此次菠萝滞销的重要原因。靠果农自己采摘拿到交易市场贩卖,不仅损耗人力资源而且成本高,情况也并没改善多少。有的果农用拖拉机装载,满满的一拖拉机菠萝有3000多斤,却只卖了500多元。有的果农用三轮车装菠萝运出去卖,由于菠萝个头大三轮车并不能装载多少,于是他们只能在就近的地方摆卖,即使只要5分钱一斤,摆了半天也没人要,不知道怎么处理。有的果农甚至因为菠萝堆积太多,免费送,但即使是免费送也并没有什么效果,只能是杯水车薪。有些大规模种植户在等待收购商来收购,却苦苦等不到,许多菠萝都已经在等待过程中腐烂。菠萝堆积越来越多,果农忧心忡忡,随着事态的俞加严重,徐闻县农业局紧急采取措施,利用互联网搭建互动平台,在京东、天猫、苏宁易购等大型电商平台迅速推出徐闻菠萝线上促销活动,为采购商与果农牵线搭桥,帮助菠萝寻找销路,这才改变了菠萝的堆积困境。这次的菠萝线上促销说明销售渠道的丰富才能保证销售的完整性,也充分证明了互联网方式的重要性,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经营模式在农业中必不可少。

关于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经营模式,我们在徐闻县龙达广场采访了曾经有过两年网店经历的郑女士。郑女士告诉我们她是2013年开的网店,开店的初衷是因为当年木瓜由于价格低廉而造成堆积问题,她想通过在电子购物平台上销售的方式解决问题。可惜的是她的店两年之后就结业了,因为农产品在线上出售出现了种种问题,比如质量良好的果实在运输线路上出现腐烂、损坏等质量问题,又或者是物流成本过高,小店承受能力不足,商店信誉程度不高等等,她不得不关闭了网店。经过分析,我们发现“互联网+农业”经营模式目前存在种种问题,比如农户技术水平、品牌口碑、包装物流、市场接受、售后服务等等。要想农业有所发展,就必须延伸产业链,而“互联网+农业”正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在这条产业链里,我认为应该重点关注两点:技术和市场。

第一,在技术方面,一方面要提高农产品保鲜技术,另一方面要提高农产品深加工技术。农产品不是死物,即使它在采摘后,也仍然是一个活体,它同样需要新陈代谢,它需要消耗自身原有的营养物质,比如淀粉、酸、维生素、糖等。一旦开始消耗营养,它们就会渐渐失去鲜活,变得不新鲜,甚至是坏掉。如果农产品变质,营养价值和食用价值大大降低,就会减少果农的收益。而保鲜,可以让农产品尽量维持刚采摘时的状态,最大限度地保证它们的新鲜度。所以,如何保鲜是农产品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一般情况下小型商户里的农产品由于供求差距不大,所以并没有太多的腐烂变质问题,普通保鲜即可。但是对于大规模且需要长途运输的农产品,保鲜技术尤其重要。现有的产地贮藏保鲜、温控贮藏保鲜和气调贮藏保鲜方法还远远不够,要在现有的基础上追求创新,研发出更成熟、更经济、更适用的保鲜技术。除了保鲜外,农产品还需要加工。加工过的农产品生命周期长,易于储存,利于运输,需求弹性大,市场竞争力强,而且可以实现产品的最优价值。但农业发展的现状表明农产品深加工力度不够,以徐闻菠萝为例,据我们调查得知徐闻菠萝加工企业规模小、数量不多,菠萝加工量仅仅是生产总量的20%,一般加工成罐头、果汁、果酒、菠萝干。事实上,除了这些,菠萝还可以加工为果醋、酵素酸奶、菠萝皮渣饲料等等,现有的加工产品只是算是菠萝的粗加工,还不算深加工。可以看出,农产品加工种类严重缺乏,而且综合利用不够,菠萝深加工技术有待提高。日本就有将大米深加工为大米酵素面膜的先例,我们应该学习这种创新精神,突破深加工技术的瓶颈,实现产品深加工再升级,提高农产品附加值。

第二,在市场方面,有市场才有销路,才有发展。互联网下的交易市场极大,但农产品的流通市场却只占其中的一小份额,要打开农产品市场,保障市场的流通性,那就必须建立完整的市场体系。比如,建立电子平台作为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战略载体,比如阿里巴巴,一方面果农与客户依靠电子商务平台进行商业交易,两方都有所连接,也有所信任;另一方面,相关农业产品信息可以发放在电子平台上,客户可以及时获取信息,而且电子平台可以实时更新产品情况,发放最新通告,也可以知晓客户的需求,根据需求做出相关产品的调整。另外,农产品市场应该积极拓宽范围,打开更远地方的市场,比如徐闻的菠萝不应该只局限于广东、广西等附近地区,而是要开拓北方市场,甚至是国外市场。

“互联网+农业”经营模式还有一个潜力股环节,那就是乡村旅游产业。以徐闻为例,农业与旅游结合的徐闻菠萝文化旅游产业是一个潜力产业,既可以发扬菠萝文化,实现乡镇振兴,又可以改变菠萝现有格局,延伸产业链,给徐闻经济带来新的发展机遇。中国大陆最南端——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,全国闻名的长寿之乡,在这里,有蓝得彻底的天,柔软的白云,天空矮到几乎可以用手触碰,夕阳下的晚霞美得惊艳;在这里,人们可以呼吸到最干净的海风,看到最具特色的用珊瑚礁搭建的房屋,当地人把这种屋子叫做“会吟诗的房子”,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,还可以吃到当地特色小食,腌粉、猪肠饼、菠萝饭等,还可以听到海风拂过珊瑚礁的空隙时发出的轻灵音乐,这里环绕着不一样的生活气息。“中国大陆南极村”——徐闻县角尾乡,有一个标志性的灯塔,这里海水清澈蔚蓝,天空是梦幻的蓝,涨潮时就会呈现出最独特的“海天一色”景象。拥有“菠萝的海”雅称的——徐闻县曲界镇,每到菠萝成熟的季节,这里就会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,望不见尽头的菠萝海,仿佛一条模糊的地平线,而夹杂在菠萝海中间的,是巨大的白色风车,悠悠转动着……这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渔村风情都是发展旅游业的优势,势必可以吸引旅游者前来享受乐趣。乡村旅游业作为“互联网+农业”经营模式的具体实施,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,发展乡村旅游业是明智的走向,乡村旅游有广阔的发展前景。

我们不得不承认,固定的农业发展模式已经阻碍农业了进一步发展,在经济迅猛发展的21世纪,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经营模式更适合现在,也更适合未来!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分享到: 更多

娱乐世界平台